您的位置:

首页>明星偶像>李长信的礼物

李长信的礼物

 刘真,1975年6月9日出生,台湾地区政治大学俄文系毕业。她擅长
拉丁舞,是一个专业舞蹈家。除表演和教授舞蹈外,刘真也积极在演艺圈发展。
目前她的工作范围包括舞蹈老师、综艺节目主持人等。
 王怡仁,1980年6月13日出生,前TVBS- NEWS主播,现职艺
人。英文名是JocelynWang。王怡仁毕业后,投身TVBS- NEW
S任主播至2005年11月。由于她拥有秀丽的脸孔,担任主播时已广受观衆
注意。转职艺人后,除在电视圈发展外,亦在多个场合兼任模特儿。父亲爲前国
大代表、北桥建设董事长,建筑业界名人王应杰。

王思佳,艺人、模特。现住地:台湾- 台北市,所属单位:台湾杰星娱乐事
业有限公司,王思佳的作品:《单身宿舍连环炮》,《我的秘密花园》,《老婆
大人》等。

 郭书瑶,台湾艺人,昵称:瑶瑶,1990年7月18日出生,目前就读于
松山工农电机科夜间部。原爲各大外拍网站之知名外拍模特儿,因姣好的身材而
有台湾版“星野亚希”的封号,凭着亮丽的外型与流利的口条以及对于电玩游戏
的熟悉,于2008年获得担任电玩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机会,之前爲中视电玩资
讯节目《数位游戏王》助理主持人之一,2009年初正式接手节目主持;爲现
今各大节目主持人中年纪最轻的一位。随着杀online广告的热播,“杀很
大”、“你不要走”、“你不要死”红遍网络,知名度暴涨,是公认的宅男杀手。

 冯媛甄,英文名:Amigo,生日:1982年10月30日,靠参加吴
宗宪的“我猜”节目出道。“桃花美少女”冯媛甄不但容貌酷似林志玲,连说话
也都有一种娇嗲嗲的声调,外表的美丽确实爲她加分,但不得不让人印象深刻的
是娇滴滴的声音,一开口就令男人销魂。20岁出头的她更加单纯、鲜嫩,迅速
成爲衆多男性杂志喜爱的封面女郎。

   引子

  混沌之子、毁灭之神的徒弟,七妖仙之首的李长信,由于屡次触犯天条,破
坏人间规则,被地藏、观音、文殊、普贤四大菩萨联手以「谐和之力」打散了肉
身。李长信在最危急的时刻将一丝残存的灵魂注入迷天之眼,终于逃过一劫。

  迷天之眼是何物?此乃九界十天拥有最强迷惑之力的「混沌之蛇的左眼」,
是李长信师傅混沌之子留给他的最强神物。

  即使侥幸逃脱形神俱灭的下场,李长信想要获得重生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办法也不是没有,但必须集齐金木水火土「五行禁忌之力」,用以消除「谐
和之力」对于灵魂转世的封锁,最强妖仙李长信就可以借此重生说起来好像很简
单,但是实现起来……

  「妈的,要到什麽时候才能重获肉身啊?我操你个如来,操你个地藏……」
灵魂形态的李长信愤懑的咒骂着,「还有观音你这个贱人,老子操你的时候,你
「好哥哥、好哥哥」的喊的一个劲,到头来居然勾结别人来害我,这天下间还有
谁比你更薄情寡性的?」

  骂归骂,李长信最后也只能躲在迷天之眼里,继续无奈地在人世间游蕩,寻
找符合自己重生条件的人……

  其实李长信不知道,我们的观音姐姐也实在是迫于无奈,她是四大菩萨里最
不愿意和李长信作对的人了。要不然,以她对李长信的了解,怎麽会不知道李长
信拥有天下第一的迷天之眼,只要留下一丝丝魂魄,借由迷天之眼的神力,还是
有重生的希望的。

  虽然迫于如来的压力,在和其他菩萨联手的时候,我们的观音姐姐还是放了
水,任由迷天之眼吸收李长信最后一丝魂魄,要不然……

  李长信啊李长信,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咦?怎麽会有股强烈的熟系感?」李长信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他现在
可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只要被天界的人发现,哪怕是个刚出道的小毛神,动
动手指头就能让他灰飞烟灭。

  虽然迷天之眼的迷惑之力无敌天下,几乎不可能被发现,但是难保有意外的
时候。

  静静潜伏了很长时间,没什麽动静,可是那股熟系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这是怎麽回事?这股熟系的感觉好像跟我有什麽渊源啊……」李长信满心
狐疑。

  「难道我真的被发现了?……」

  「操!如果我真的被发现,要砍要杀早就来了,何必磨蹭这麽长时间?真他
妈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李长信决定靠近过去一探究竟。

  田鸡市一栋普通的公寓房,卧室里,一男一女正在激烈的坐着活塞运动……

  「就是这里了!」一团无形的紫色眼睛幽幽的悬浮在窗外。「嘿嘿!这小子
行啊!年纪不大,本钱跟体力还不错嘛。」

  正在激烈做爱的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时正有一个偷窥者在一边,细细地
品评着他们这一男一女。

  激情中的男人擡头的一瞬间,李长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这……这不是我吗……」李长信虎躯巨震,如果他有身躯的
话。「这……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会有另一个我?」

  透过这股熟系的感觉,李长信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床上的那个人绝对就是自
己本人,这绝对不会错的。

  可是……

  李长信在九界十天混了这麽长的时间,好歹算是个顶尖牛人,什麽世面没见
过,却还是头一回碰到这麽诡异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

  李长信呆若木鸡在一边,没注意到激情里的两人已经到关键时刻了。

  「妈妈,我要射了!」男人的声音。

  「嗯……射在妈妈的里面!」女人的声音。

  「噢……」两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

  「儿子,妈妈爱你……!」

  接着,两具肉体紧紧的黏在一起。

  激情后的两人渐渐疲累的睡去。

  可是李长信却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怎麽回事?……怎麽回事?……」脑中不停的盘旋着这个问题。「这个男
人身体里的灵魂,明明就是我啊……!这到底是这麽回事?」

  眼神渐渐集中在已经睡着的那个男人身上,确确实实一个凡人。

  「咦?他的灵魂居然也是残缺的?好像……只有我的十分之一……?」

  「十分之一……十分之一……」

  突然,脑中轰然巨震,李长信差点感动的哭出来。

  「师傅……是你吗?……师傅?」

  当意识到什麽的时候,李长信激动得浑身颤抖,「师傅……对不起,徒儿误
会你了,徒儿给你丢脸了……给你丢脸了……呜呜呜……」

  叱咤三界,妖术之强比肩孙悟空、杨戬之流的七妖仙之首李长信竟然像个小
孩一样跪在地上恸哭起来。

  原来,当年李长信拜师的时候,作爲拜师的唯一条件,混沌之子、毁灭之神
郎情抽走了李长信十分之一的灵魂。

  这件事情一直是李长信内心深处的一个难以磨灭的疙瘩。

  他一直以爲师傅拿走他十分之一的灵魂是爲了将来能牵制他,不至于让他变
得过于强大。

  可是,这一刻,李长信彻底明白了……

  超脱时间与空间,不受五行两极元素世界限制的混沌之子,其实早就已经预
见到了李长信的未来,所以早早的抽走李长信十分之一的灵魂,将这团灵魂投放
世俗轮回,以避免将来李长信因太过嚣张,神魔共愤而形神俱灭。

  这十分之一的灵魂,才是李长信最后的保障。

  「师傅……原来我一直在错怪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李长信后来行事嚣张,做事不计后果,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爲混沌之子
拿走了他十分之一的灵魂,令其抑郁在心,永远无法修炼到十全不灭的境界。

  现在,他终于了解到师傅郎情当年的苦心,没有残缺的不全,哪来十全的圆
满,没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哪来最终混沌归一超脱限制的不灭……

  「师傅,我终于懂了……」李长信眼含热泪看着熟睡在床上的另一个自己,
「小子,你走运了,谁让你就是十分之一的另一个我呢?虽然还是要依靠你才能
重获新生,但是,我会留给你一个礼物的,一个我已经不需要的小小礼物!」


                        第一章  「你不要走」

  「青蛙,该醒醒啦,今天是你去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啊,都快迟到咯……」妈
妈刘真温柔的声音传来,小手推了推我的肩膀。

  「恩……」我翻了个身,继续睡。

  「儿子!你别睡了啦,真的要迟到了……」看我没反应,妈妈有点急了。

  缓缓睁开眼。

  只见妈妈侧撑在床上对着我,睡衣一边的吊带滑落下来,露出胸口鼓鼓的一
团雪白。

  看我醒来,妈妈娇嗔得白了我一眼,却突然一愣。

  我可管不了那麽多,打扰我睡觉,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一个翻身,妈妈就被我压在了身下,没管仍在愣愣看着我的妈妈,就吻了上
去。

  两条熟悉的舌头,瞬间交织在了一起,一只手顺便撩起妈妈的睡衣,伸了进
去,很快把握到了妈妈的乳房,惩罚般的揉捏起来。

  妈妈刘真终于渐渐迷失了,呜呜地配合我的深吻,两手抱着我的背,也开始
乱摸起来,很是热情。

  不知道爲什麽,突然好想立刻占有身下的女人啊,真是奇怪,欲望相比以前
似乎有了成倍的增长。要知道妈妈变成我的女人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禁忌的快
感早已不複当年,可是,今天的,现在的,我的欲望似乎高的有点可怕……

  精虫上脑,想不了那麽多。

  我立刻直起上身,感觉到我的下半身已经硬的不能再硬了。

  还好,起早的妈妈只是事先套了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衣,没穿内裤。

  不需要进行脱衣的动作,我很顺利的就把我的分身对準了妈妈的那里,惊讶
的发现,原来,妈妈的小穴已经很湿了,萤光闪闪的爱液一直蔓延到屁眼处。

  扶着自己的肉棒,正要塞进妈妈熟撚而迷人的肉穴,却看见妈妈不太正常的
迷乱的表情,我的内心莫名的一惊。

  像是要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我突然本能的有点抗拒。

  此时,大脑深处传来了一个诡异的声音,「不要想太多,相信我,占有你的
妈妈,占有她……」仿佛受到了鼓励,激情上涌,握着自己的大肉棒,我猛的塞
进妈妈的体内。

  满足到全身汗毛竖起,我忍不住爽吼了一声。

  妈妈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进入,爽地大叫一声。

  感受到龟头被妈妈层层的美肉包裹,我开始酣畅淋漓的大进大出起来。也不
管妈妈能不能捱的住,我直往妈妈肉穴深处那粒肥美的肉豆撞去。

  「啪,啪,啪……」

  肉与肉的撞击,灵与灵的交融。

  我感觉这次跟妈妈的结合远胜以往的任何一次,我仿佛感受到我整个的灵魂
随着我的分身,一起进入到了妈妈的身体里。我能感受到妈妈体内的肥肉全部被
激活了,她们正欢快的迎接儿子的进入,她们喜欢那样,她们沈迷其中……

  揉擦着我龟头的肥肉好烫啊,才没插十几二十下,我就感到快要忍不住射精
了……

  「射吧……射吧……把精液射进你妈妈的身体里,一滴都不要剩,全部射进
去……」那个声音又开始响起在我的脑海。

  「啊……妈妈我要射拉……」猛力的挺戳了几下,一股滚烫的精液喷进了妈
妈刘真的体内深处。

  「啊……」一声尖叫,妈妈被我滚烫的精液刺激的和我一同高潮了。

  紧紧的缠紧我的身体。

  妈妈呻吟着体会高潮后的余韵,闭着眼睛,脸蛋病态的晕红着。

  「儿子,妈妈爱你,妈妈好爱你……」

  谁都没有意识到,妈妈体内一丝神秘的力量在我射精的刹那,被我吸进了体
内,那便是传说中的禁忌之力。

  那个神秘的声音获得这股禁忌之力后归于沈寂。

  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也没有任何的怀疑,这股声音是别的什麽存在,就像是
天生就已经在我体内的一样,或许,这就是我的潜意识吧……

  我也更加没有意识到,我,发生了一些变化……跟以前不同了……非常的不
同……

  大学入校报到的场景大抵如此,一个个斗志昂扬的天之骄子,一张张青春洋
溢的自信面孔,一排排招收会员的社团海报……

  虽然早在高中还没毕业就已经接到清北大学、华京大学、双蛋大学等邀请免
试加入的橄榄枝,但是爲了能离家近些,经常能和亲爱的妈妈刘真见面,我选择
就读了田鸡市的本地大学,野鸡大学。

  虽然不是全国最好的高校,但是野鸡大学也是全国排名前十的着名学校。有
杨巨根、李大雕、曹有码等全国知名院士,博士生导师。

  很多同学考上大学后,都是全家老小陪着一起报名的,像我这样只有妈妈一
个人陪着来的,也算少见了。

  刚进学校,谁也不认识谁,很少有人知道,我就是那位在田鸡市非常有名的
青蛙同学。

  倒是我妈妈刘真赚取了极高的回头率,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配合甜美的笑
容,气质四射,简直是少男怪伯杀手。

  我俊朗地一手背着书包,一手搂着妈妈的肩膀,完全无视周围豔羡的目光,
缓步走向野鸡大学行政楼,脸上阳光的笑容透着一丝邪魅。

  「你不要走,你不要走……」一个嗲嗲又透着可爱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响起。

  我一愣,忍不住停下脚步转头往后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衬衫蓝色短裙的可爱小女生朝着我和妈妈小跑步过来,水
汪汪的大眼睛充满了灵气。

  好不容易追近了我们,有点喘,两手撑在膝盖上喘了几口气,也不管穿着短
裙的屁股撅起会被别人看了去。

  「你是……?」我和妈妈同时发问。

  直起身子擡起头,小女生似乎还是有点喘,张着小嘴呼了几口气,才脆脆的
说道:「你不记得我拉?好伤心哦!」

  「你是……?」妈妈温柔得又问了一次。

  我在一边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这位可爱甜美的过分的小美女,好像确实有点面
熟。

  「姑姑好!」紧接着转头看向我,一脸忿忿,「哼,太伤心了,就算不记得
我的长相,也该记得我的声音啊?『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哥哥!。」

  「瑶瑶?」妈妈惊喜道。

  「哥哥?」我一阵愕然,傻呆呆的指了指自己。

  「哼,还是姑姑好!不理你啦,亏我小时候这麽喜欢你。」说完一把抓住我
妈妈的胳膊,歪头在我妈妈的脖子里蹭啊蹭得撒娇,「姑姑,你看嘛,哥哥不记
得人家了,呜呜呜……」

  「呵呵,我们家瑶瑶长这麽大拉?快,让姑姑看看……」妈妈扶起瑶瑶的小
脸,惊歎连连,「长的真水灵,瑶瑶都长这麽大,长这麽漂亮拉……」

  得意的横了我一眼,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妹妹」撅着小嘴继续抱怨着,「哥
哥太坏啦,竟然把人家忘记了,姑姑,你要替人家出气拉……」

  「好,好,好,姑姑给你出气!」妈妈强忍着笑意,故意板起脸,「青蛙,
这是你的妹妹郭书瑶啊,小时候去你舅舅家做客的时候最喜欢粘你的那个,每次
我们要离开的时候,她都会抱着你说「你不要走,你不要走!」的那个……你怎
麽能把人家忘记呢?」

  「哦……」我恍然大悟,是她呀,脸上浮起促狭的笑意。

  「那个时候瘦瘦小小的,长的又丑,谁记得啊?……」

  「什麽?……瘦瘦小小……长的……丑……?」爆发边缘,郭书瑶挣脱我妈
妈的怀抱,沖过来举起小手就打,「臭哥哥,臭青蛙,你敢说我丑?我打你……
打你……」

  我赶紧一边躲,一边道歉。

  「不丑,不丑,我妹妹郭书瑶天下第一美女,绝对不丑……哈哈哈哈」

  「别跑,看我不打你……敢说我丑!」妹妹看来真的有点气到了。

  「瑶瑶!没有礼貌!怎麽打你哥哥呢?」一个严肃的声音传来。

  我和妈妈擡头,原来是舅舅,郭台铭,旁边站着舅妈曾馨盈。

  「哥!嫂子!」妈妈真诚的喊了一声。

  「舅舅好!舅妈好!」我赶紧鞠躬尊敬地喊了一声。

  如果说这一生我还有佩服和敬畏的人的话,那麽我的舅舅郭台铭就绝对算一
个,他是那种严谨,正派到几乎偏执的一个人。再说,要不是他的帮忙,我当初
也不可能顺利的扳倒杨大雄的,唉,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去说他了。

  暮然记起,妹妹郭书瑶虽然比我小两岁,但是由于读书早,和我其实是一级
的,难道?……

  「舅舅,瑶瑶也快要考大学了吧?」我恭敬的问道。

  「是啊……这不和你考上同一所学校了嘛!」对于我这个闻名全市的有爲青
年,舅舅还是发自内心的欢喜骄傲的,脸上微微透着笑意,「你以后要多多照顾
瑶瑶这个野丫头,她小时候最听你的了。」

  「是的,舅舅,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看了一眼旁边生着闷
气的瑶瑶,我点头应允。

  「才不要!谁要他来照顾我啊!」呵呵,还在生我的气呢。

  「郭书瑶!」只见舅舅扭头脸一板,瑶瑶就吐了吐舌头,躲到我妈妈和舅妈
的背后哼哼的盯着我,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麽,估计还在咒骂她哥哥我。